渝州城首富

谢谢,北极圈冷cp就不来打扰了

[生垚]幼宁她有特异功能

1.白幼宁有一个特异功能,除了她没有人知道,那就是她可以看到每个人的标签,当然,除了她自己。

诸如乔楚生头上的男主角和自己父亲头上的男N号,所以当她看见路垚时是止不住的震惊,因为一张虽然很好看但是表情很欠的脸的正上方有着红色加粗的三个大字“男主角”。

白幼宁:我他妈震惊。

2.知道了这件事的白幼宁并没有露出太多惊讶,只是在事后询问了周围的人许多问题。

白幼宁:阿姨冒昧问一句,请问如果一本书有两个男主角是怎么一回事?

阿姨:啊可能他们都和女主角在一起了吧。

白幼宁:?!那女主角为什么还没出现。

于是又有了以下一幕。

白幼宁:大姐请问如果一本书有两个男主角是什么情况?

大姐:哎哟那有没有女主角啊?

白幼宁:您可真是问到点子上了!没有。

大姐:那还不简单,可能两个男主角在一起了呗。

白幼宁:嘶。

3.自从打开了奇怪大门后,白幼宁最近看乔楚生的眼神变了。

乔楚生:幼宁…你不要这么盯着我看。

白幼宁:啊那什么,哥你是怎么看待同性爱情的?

乔楚生:如果是真心相爱那就没问题吧。等等,幼宁你……

白幼宁:谢谢谢谢我嗑到真的了!

乔楚生:??

4.路垚实在受够了白幼宁不停地在旁边转悠,却又不能暴力拒绝。

路垚:我说大姐你别晃了我心慌。

话音刚落,英明神武的乔探长走了过来,好像是要讨论什么案子。

白幼宁:竟然已经进展到看到就会心慌?!懂了懂了。

路垚:??

5.秉持着工作第一的心理,白幼宁还是打算把朋友告诉她的奇怪现象转述给路垚,然而刚站在门口就听见里面对话的声音。

路垚:你能不能快点?

乔楚生:我这不是怕你疼吗?

路垚:我看上去有那么身娇体弱吗?

乔楚生:你……

路垚:哎哎哎疼,你轻点。

白幼宁心里一惊,让她找回场面的日子终于来了吗?只要她现在进去,就能撞破他们欲行苟且之事的场面,这样他们都会很尴尬,还会为了让她不说出去对她百般讨好。

于是这样想着,白幼宁推开了大门并大声斥责。

白幼宁:你们不能这么白日宣…!

大眼瞪小眼。

白幼宁看着路垚染血的胳膊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

白幼宁:对不起打扰了。

6.很久之后,等他们三人破获了各种奇难杂案,乔楚生向白幼宁坦白了他和路垚的关系。

乔楚生:幼宁啊,我们不是故意瞒着你的,其实我们三天前就确认关系了。

白幼宁:你们三天前才确认关系????

白幼宁:现在都流行把狗骗进来杀的吗?

白幼宁左思右想,决定宁做浑身铜臭情侣狗,不做满嘴狗粮单身狗,想着来一场甜甜的邂逅,尽管她还是没有找到男朋友,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生垚]暗恋止于白雪公主

·OOC预警,小学生文笔,剧还没看完,请让我尽情脑补,没有后续,一发完

·请不要大意地批评我,当然最好是鼓励啦

·真的是甜饼不是刀,非正剧向

·请不要上升真人

  上海下雪了。

  本就细皮嫩肉的路大少一个劲撺掇着白幼宁一起罢了工,还想捎带着乔楚生,结果自然是被拒绝了。

  看着外面呼啦啦飘下来的银花,乔楚生看了看表,稍作思忖,还是进店里买了点零嘴,不求路垚能赏脸吃多少,白幼宁肯定是喜欢的。

  正等待着,乔楚生无聊之中却瞥见了一个老头儿拿着本书说着什么。跟侍应生打好招呼,便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过去。

  刚想和这老头儿搭话,便看见他把那顶积着一层薄雪的深蓝色帽子取了下来,合着书一起递过来。

  “老伯,您这是…?”

  老头儿倒是一句话不发,惹得乔楚生多看了他好几眼,拿出钱包放过几个铜板,也没见他收,只好作罢。

  低头翻开手里的书,乔楚生拍了拍封皮,把雪扫开,才看见上面露出四个大字“白雪公主”,心里有些奇怪,临走前回头看一眼,却发现那老头儿已经不见了。

  回到店里拿好袋子,乔楚生才缓步走向路垚租的房子。风刮得人生疼,周围一片白有些阻挡视线,只能看见门口一个影子。等走近一看才发现是路垚。

  因为寒冷的天气已经冻得浑身打哆嗦,乔楚生心里有些发笑,把围在人脖子上好几圈的围巾一圈圈解下,才发现本就白皙的脸已经皱成一团,眉目间可见的不悦。

  本来可以在屋里暖和度日的路垚在白幼宁的威逼之下被迫在门口吹冷风,等了半天才看见人影,抖了抖身上厚厚的雪,把已经冻僵的四肢舒展开来,朝着人嗯一声表示问好,转身只给乔楚生留下一个背影。

  乔楚生沉默了一下,觉得有点可爱,回想起刚刚看见路垚的第一眼,又瞄了一眼手里的书,突然就把二者联系在了一起,不禁笑了起来,心里又有点悲伤。

  路垚是白雪公主,在森林里又累又饿,但他却不是那个王子。

  长长呼了一口气,乔楚生才走进门,扑面而来的暖气让人懈怠了起来。

  路垚正窝在沙发上看报纸,抬眼看见乔楚生,把报纸抬起来正好挡住了自己的一整张脸。乔楚生正想开口说什么,就听见一声阿嚏。

  “生病了?”

  听见乔楚生的声音,路垚点了点头,带着鼻音回了一声嗯,便放下报纸回房间找药。

  乔楚生走近沙发,晃眼一看就看见了“白雪公主”四个字。

  这算缘分吗……

  心里觉得路垚会看这种东西有些震惊,手却不自觉伸了过去拿起书看。还没翻几页,便听到脚步声渐近,乔楚生思索了一下,把书揣进怀里。

  路垚刚吃完药,把水放到桌子上,抬脚走回沙发,仔细一看,却没发现书的踪迹,有些疑惑地开口:“我书呢?”

  乔楚生定了定神,认真地回答:“不清楚,我刚刚在看报纸。”

  而后就听见了路垚去质问白幼宁的声音,有点心虚地放下了袋子,揣着两本书便急急忙忙回了家。

  到家了倒是感觉安心许多,乔楚生翻了翻路垚那本,没发现什么不对劲,只看见最后一页写了一大堆字。

  借着光仔细查看了一下,乔楚生又不禁笑出了声。

  整整一页,都在声讨白幼宁。

  刚想把书合拢,书页缝里却飘下来一张纸片,乔楚生从地上捡起来,只看见一句话。

  「我可以派人帮你把书送给乔探长,但是能不能成还得看你自己~」

  乔楚生打开自己那本,才发现每隔几页的左上角都有一个字,连起来是“乔探长我喜欢你”。

  一时间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受,嘴角的弧度压都压不下去,奇怪的感觉从脚下一直爬上肩头,乔楚生沉默半晌,又返回路垚租的房子。

  敲了敲门,开门的是一脸得意表情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白幼宁,乔楚生进门探头看了看,就看见路垚举着个抱枕作防御状朝着他,看见来人不是白幼宁才把惊恐的表情收了回去。

  “书是我拿的。”

  路垚刚想质问为什么又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你没看到什么吧?”

  乔楚生张了张口,没发出声音,然后才慢慢回答:“没有。”

  路垚抿嘴,语气笃定地说:“你肯定看到了。”

  乔楚生刚想继续说些什么,却又什么都没有说。理了理衣袖,注意到路垚一脸活怕自己把他给先打后开除的表情,连语气中都带着浓浓的笑意。

  “你不署名谁知道是你?”

  白幼宁已经识趣地跑回房间了,乔楚生满含笑意地开口:“那么我做不成王子,我可以做小矮人吗?”

  路垚一听,神色便有些奇怪地回答道:“小矮人可是有七个啊。”

  “那我就是第七个,七兄弟走火入魔,七七归一。”

  路垚一下笑出了声,然后勉强憋住了笑,强作镇定地说道:“你看啊,我帮你办案子每天有三块大洋,那我现在还升职了,是不是…?”

  还伸出一只手,挤眉弄眼地暗示些什么。

  露出一个笑容,把手推回去,乔楚生无奈地开口。

  “我说过了,我就是你的钱包,乔夫人。”

  然后他就看见对面人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

  这算是扳回一城吗?也不算吧,毕竟整个国都是他的。

绝世嫡女:废材逆天魏小姐·四

△不接受翻墙ky魔盗粉

△本文cp待定

△讽刺之作,撞梗也是你抄我

△对不起,我就是牙膏,不挤就不出(卑微)

  男子听到了魏清遥的拒绝,出人意料的没有继续纠缠下去,反而顺从地行了个礼,便告退了。

  阿毛本就不是胆大之人,看见黑衣男子的一瞬间更是吓得腿都软了,却还是死撑着站在了魏清遥身旁,一手呈保护状将魏清遥和男子隔离起来。如今男子离开,阿毛松了口气,不住地拍着胸口,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魏清遥想起她先前那护犊子般的姿势,嘴角逐渐有了弧度,转头却看见阿毛看着她沉默了好一会儿。

  “怎么了?”

  阿毛顿了一下,略显白皙的小脸上出现了可疑的红色,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奴婢只是……只是看小姐看入神了。”

  魏清遥听闻此话,不禁又露出一个笑容。

  现在她在这个世上相信的人,只有阿毛了。

  本来如此温馨的气氛,却偏偏有人来打扰。

  旁边突兀地传来一个声音:“这位小姐,在下看你眉间有煞气,可否让小生为您看看手相?”

  魏清遥蹙着眉,抬眼望去,发现就是方才的说书人。先不提一个说书人为什么会看手相……而且眉间有煞气是什么意思?

  一身堪比奔丧的白色华服,让魏清遥不禁思考着这年头说书竟然这么挣钱,那人笑露八齿,浑身上下写满了四个字:江湖骗子。

  凭借自己两世以来的良好家教,魏清遥忍住没有赶人走,制住了想要骂人的阿毛。她此行本就是瞒着家里的那群人,看阿毛的性子,要是真吵起来,对她可没有任何好处。

  想到这里,魏清遥疏离地对着少年开口道:“不知公子所说的煞气是指……?”

  “魏小姐有所不知,小生这几日梦里常常看见小姐被大火吞没,并有仙人与我交流,眼下看见小姐才觉得眼熟,忍不住便来搭话了。”

  听到被大火吞没,魏清遥眼皮一跳,心里有些不安,却还是注意到了一些细节:“你为何知道我是魏小姐?”

  那人笑了笑,说了一大堆魏清遥听不懂的话,类似于他掐手一算便算出姓名,随后将一个东西递了过来。

  哦,原来是捡到了她绣着名字的手帕了。

  魏清遥感觉脑子突突的疼,出个门就碰见了一堆事情。耳边又传来少年的声音:“魏小姐可知那仙人与在下说了些什么吗?”

  魏清遥咽了下口水,硬生生把不耐烦的话吞了下去,心里却想着:你不说老娘怎么知道?

  “还请公子指点一二。”

  “他说……”

  少年到了嘴边的话又收了回去,沉默了一会儿,脸上的笑容渐渐被沉重取代。

  “他说魏小姐这几日有灾,因果都在魏小姐自身,所以小生才会担心。”

  魏清遥一愣,原来是在关心她啊。皱起的眉头散开了一些,表情也放松了许多,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因为一句话就对一个放松警惕,大概是因为他长的好看?

  魏清遥整理了思绪,笑着问道:“劳烦公子担忧了,不知公子的大名是?”

  少年笑了笑,一口大白牙闪得魏清遥有些睁不开眼,好像一个行走的小太阳。

  “在下名叫余正,小姐如果遇到困难可以随时来余府!”

  魏清遥有些无奈地笑了,这少年不知道自己的话很容易引来误会吗?

  告完别后,魏清遥也总算让阿毛又买了一根糖葫芦,酸甜的味道在口中融化,让魏清遥有些感叹这生活也是平淡些好,却又控制不住去想,满目火光中,一只白嫩的小手死死抓住她的衣角不放,想要为她分担痛苦……

  等回到了府,已经是傍晚了,墨襄还没有醒来,她倒是有些乏了。
刚想唤来阿毛,却无意中听见了丫鬟们的交谈。

  “听说唐家小姐今日差点被马踩死啊?”“那是谁救了她吗?”“不清楚,不过那男子穿着一身黑,好像是……我想起来了!那是蓝家少爷的贴身护卫啊,看来当时蓝少爷也在,可是他为什么要救唐小姐?”

  或许是不想听见她们继续讨论下去,魏清遥轻声唤了阿毛,她们也没有再继续讨论,不知是对唐琪没死的失望,又或是因为别的什么,她突然感到好一阵疲惫的感觉。

  吩咐好了阿毛,她便躺在床上睡下了。

  今日的黑衣男子,余正,魏缘结,唐琪的面容一一出现在脑海中,魏清遥不愿想太多,也不能想太多。

  就这么睡下吧。

一开始给余正想的名字是于歪,后来想了想觉得太不对劲,还是给改了。
余正:在下名叫于歪,小姐可以来府上找我!
魏清遥:瞳 孔 地 震
草为什么好好笑的样子23333

绝世嫡女:废材逆天魏小姐·三

△不接受翻墙ky魔盗粉

△本文cp蓝瑾临X魏清遥

△讽刺之作,你要说抄袭我也没辙

△没写过女频,接受批评,喷人的话请右上角

△希望所有被mxtx伤害过的人幸福安康

△对不起,我是鸽子精

  还没来得及上前,魏清遥便被一齐往后退的人群挤得差点摔倒在地。

  “小姐!”

  阿毛连忙扶住魏清遥,担忧地开口唤道。

  魏清遥摇了摇手,示意无事。

  阿毛见如此,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担忧地提醒道:“小姐,这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千金,如此……”

  魏清遥狠狠瞪了一眼阿毛,示意安静。阿毛看见这个眼神,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在说些什么,不禁有些发寒。

  若不是小姐的提醒,她或许已经祸从口出了。

  受到教训的阿毛脸上浮现几抹羞愧之色,不敢再随意开口。

  魏清遥有些不安,她对于变数天生不喜,想着踮脚看看,却在听见人众的惊叹声后停下了动作。

  “啊!是唐家小姐!”

  真是冤家路窄。

  魏清遥有些厌烦地瞥了瞥人群,紧紧地攥着阿毛的手。纤弱的身姿显得摇摇欲坠,魏清遥却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前世她便是在此救下了唐琪,若是她就站在这里不动,那么唐琪会不会……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的魏清遥感到有些诧异,从前她不会想这些。毕竟她是高高在上的魏小姐,也是墨府的女主人,可惜最后却……

  魏清遥冷冷地看了眼人群中央,颤声道:“阿毛,我们走。”

  循着前世的记忆,魏清遥来到熟悉的地方,看见地下躺着的男子,眼中满是寒光。

  男子一身白布衣,能看出粗糙的布料不值几个钱。

  魏清遥舒了口气,低头观察墨襄,不停的唤道:“公子,公子,您没事吧?”

  见无回应,魏清遥转头向阿毛吩咐道:“阿毛,还不快去叫人!”

  阿毛在一旁站了许久,听见这话才回过神来,便小跑着向魏府奔去。

  魏清遥撩了撩秀发,在原地沉思良久。

  她终究还是救下了墨襄……可是她接下来要如何呢?是复仇,还是安心生活呢?

  眼前是一片闪烁的火光,魏怜在一旁被烟雾呛得流了眼泪,伸手即是不能承受的高温。

  她心里恨!她恨不得把墨襄千刀万剐!

  魏清遥阖眼,她接下来就要把墨襄耍的团团转。至于唐琪……若她能活下来,便让你们做一对亡命鸳鸯吧。

  不一会儿,阿毛便叫来了人,看着他们七抬八架地把墨襄送回了魏府,魏清遥却是不禁笑出了声。

  心里想的是和阿毛再在这里逛逛,无意中却瞥见一旁说书的年轻人。魏清遥不禁咋舌,这年头一个说书的都比墨襄长的赏心悦目了,她前世究竟是如何看上他的……

  叹了口气,刚想让阿毛再去买一串冰糖葫芦,迎面却走来一个黑衣男子,显得十分神秘。

  “魏小姐,我们家公子有请。”

  魏清遥蹙眉,凭什么他请了她就必须去?

  “回告你们家公子,魏小姐有事,去不了。”

  看见对面的黑衣男子露出诧异的眼神,魏清遥心里止不住的高兴起来。

置顶

别问,问就是鸽子

八十线小写手

想勾搭大佬

不知道说什么就这样吧

喜欢的角色死了,所以最近热爱小甜饼

谢谢,当我说喜欢小甜饼不存在,大号进小黑屋了,我只想发刀子

绝世嫡女:废材逆天魏小姐·二

△不接受翻墙ky魔盗粉

△本文cp蓝瑾临X魏清遥

△讽刺之作,你要说抄袭我也没辙

△没写过女频,接受批评,喷人的话请右上角

△希望所有被mxtx伤害过的人幸福安康

△第一章请点击合集

△哪天无聊了再填坑吧

  魏清遥眼神暗了暗,心中不禁有些发寒,看着眼前的阿毛,才勉强恢复了温度。

  听见外面的脚步声,魏清遥挑了挑秀眉,心中暗想:“莫不是魏缘结?”

  果不其然,未闻其人,先闻其声:“大小姐啊,您没事儿吧?”

  魏清遥揉了揉耳朵,她着实被魏缘结高八调的声音给刺到了。她前世便与魏缘结不和,不仅因为她说话不饶人,更因为她的母亲,也就是徐姨娘,徐梦芳顶替了她母亲的事实。

  自从她母亲过世,父亲魏元启便将徐姨娘纳进了府,让人不得不怀疑这之中有什么隐情……而且民间总有着那些个传闻,比如魏老爷本就在外金屋藏娇,等夫人一过世便迫不及待了,又比如他们合手将夫人……

  “魏清遥,你竟然在我面前走神?!”

  魏清遥回过了神,眼中闪过一丝不屑,随后便如同往常一样低下头,怯弱地开口:“对不起,二妹。”

  魏缘结满意地笑了笑,骄傲地像个浑身光芒的小太阳,随后如同关心下人一般地说道:“魏清遥,你的伤怎么样?”

  魏清遥愣了一下,才想起昨天她由于在路上碰到了蓝家的大小姐,被一时气急的大小姐推下了水。

  即使她只是正好路过,而蓝小姐也是故意找她出气,但魏府却不敢对她怎么样。毕竟,蓝家可是魏府惹不起的。

  想到这里,魏清遥低着头不禁露出一个悲凉的笑容。

  自己的亲爹不来关心自己,反而是这个以往总是欺压自己的庶妹来探望……

  魏缘结一张精致的小脸涨的通红,咬牙切齿道:“魏清遥,我好心来探望你,你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在我面前走神,你是什么意思?”

  魏清遥猛地抬头,看见的便是魏缘结气红的脸,心里暗叫糟糕,赶忙开口:“对不起,二妹,我不是有意的。”

  魏缘结轻哼一声,嘴角微微扬起,笑道:“看在我今天心情好,就不跟你计较了。”

  挥挥手,魏缘结开口:“华舟,回房。”

  待魏缘结一走,魏清遥思忖半晌,心中却开始纠结起来。前世她便是识人不清,错救了墨襄那个无情无义的东西,而如今重来一世……

  她仍要把这个狗东西救回来!

  若是让他就这么死了,真是便宜他了。魏清遥露出一抹冷笑,随后挥挥手,把阿毛唤来后开口道:“阿毛,随我出府!”

  前世多在墨府打理上下,竟忘了出来透透气。如今再来看看,似乎市井小民的生活她更羡慕……

  向旁边的老翁买了串糖葫芦,魏清遥倒是心情微好了些,摘一个放入口中,一股甜腻味融化开来。

  魏清遥忍不住把眼睛弯成月牙,对于墨襄的事倒也不再那么耿耿于怀。

  刚想出声让阿毛再买点利器防身,却突然听见不远处传来喊声。如果她没听错,他们是在喊……

  “救命啊!小姐的马受惊了!!”

  魏清遥心里一惊,前世她也是如此出门,却并未碰见这样一事,莫不是这之中出了什么她说不知道的岔子?

  不行,她不能忍受事情脱离掌控。

  她一定要去一探究竟!

绝世嫡女:废材逆天魏小姐·一

△不接受翻墙ky魔盗粉

△本文cp蓝瑾临X魏清遥

△讽刺之作,你要说抄袭我也没辙

△没写过女频,接受批评,喷人的话请右上角

△希望所有被mxtx伤害过的人幸福安康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们母子!”

  女子跪坐在地上,竭尽癫狂地嘶吼着。一条又一条的疤痕,如同蜈蚣一般盘在她的脸上。

  男子一身黑衣,眼神傲慢而又不屑,蔑视地看了眼女子,薄唇轻启:“就凭你也配做我墨府的夫人?你算什么东西?”

  魏清遥看了眼依偎着男子的女人,似是嫉恨般地瞪了瞪女人梨花带雨的脸,开口道:“唐琪,我平日里待你不薄,你怎如此对我!”

  唐琪本就哭的苍白的脸,听见这话又白了白,连忙大声反驳:“你以为你为什么能坐上这个位置?墨襄爱的是我!你不过是用来巩固我位置的棋子罢了。”

  墨襄瞥了瞥魏清遥丑陋的脸,挥挥手,温柔地对着唐琪道:“琪儿,我们别和这个丑妇争论了,我还等着你给我生一个聪明的儿子呢。”

  说完便关上了大门。

  魏清遥抱住躲在一旁不敢出声的魏怜,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般落下来,却在听见外面丢东西的声音时停了下来。

  魏清遥无助地看着正在闪烁的火光,松开了抱着魏怜的手,往木门撞去,却半点不奏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的是天要亡我们母子吗……”

  紧紧地攥着魏怜的手,魏清遥低下头狠狠地开口:“如果还有来世,我必要报仇雪恨,向害我们母子的人复仇!”

  火光吞噬了人影,唯有那如同厉鬼般的诅咒仍回荡在这屋里。

  “小姐……小姐!”

  魏清遥皱了皱眉,侧过了身,耳边的声音却一直未停下。

  “小姐……小姐……”

  一气之下睁开了眼,却因为对阳光的不适应,稍微眯了眯。

  这是……她仍在魏府时的屋子!

  魏清遥缓缓起身,旁边伸来两只手帮着将她扶了起来。她定睛一看,竟是她昔日的丫鬟,阿毛!

  刚想开口说话,却忽然感到一阵头痛,魏清遥疑惑地问道:“阿毛,我这是怎么了?”

  阿毛脸上浮现出担忧之色,缓缓开口解释:“小姐,你昨晚受了凉,所以会感到头痛……可恶,就是因为小姐太温柔,才会让二小姐那么嚣张!”

  说着,阿毛握紧了拳头。

  魏清遥理了理思绪,捏了捏胳膊,感到疼痛后才放开手,不可置信地喃喃:“我这是……重来了一次?!”

  尽管身处墨府,她仍然无法安心。

  转头向阿毛发出疑问:“阿毛,你认识墨襄吗?”

  “嗯?墨襄是谁?”

  是的,如果她没有记错,现在的她应该是昨天刚被蓝大小姐推下了水,然后……今天下午她就在路边捡到了墨襄!

  那个狼心狗肺的家伙……魏府为他做了多少,他当初也不过是一个穷书生,若没有魏府建议他去融梗,他哪能成为人人敬仰的墨大人?

  可他却恩将仇报,把她关进大牢十年!

  她恨!

  唐琪也不过是一个小门小户千金,若不是有她的庇护,怎能让她如此享受。十年之灾,竟也是她提出的,让人刮花她的脸,还讲甚:“十年就是十年,一年都不能少……”

  如今重来一番,她不仅要让那些害她的人知道厉害,更要让全世界都明白,她魏清遥不是好惹的!

新文开坑,等我码好第一章放上来

丢文案

《绝世嫡女:废材逆天魏小姐》

前世她遇人不淑,惨遭渣男迫害。

死前火光连天,她抱着自己唯一的儿子,如同厉鬼一般狠狠道:“如果还有来世,我必要报仇雪恨!”

一朝重生,步步为营,她魏清遥定要闯出自己的天下!

然而,发誓再也不信男人的她,在那个人没边儿地宠溺下,却渐渐习惯于....

“蓝瑾临,既然你先招惹我,就别想再丢下我!”